嘟。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秋天的早晨空气是冷的,透着一股落叶和潮湿泥土的味道,吸到肺里竟然是意外的甜美。




像是香草和柠檬。费渡想。事实上他的手里其实正端着一杯现磨的黑咖啡,上面漂浮的细小油脂反倒使那棕色液体的气味更好的和那‘香草柠檬’融合在了一起。




费渡抱着手提电脑坐在沙发上,忍不住多呼吸了几口。




“嘿,宝贝儿,”这个暧昧的称呼打断了费渡对于气味的陶醉,“我记得我应该告诉过你早餐的正确搭配方式。”骆闻舟或许是刚睡醒,从他嗓子里发出来的声音带着低哑的磁性。




他从背后揽住费渡的肩,没有穿上衣而暴露在空气里的肩胛与腹肌让他的爱人有些口干舌燥。




“是的,你的确说过。”费渡侧头用脸颊蹭过骆闻舟的胸膛,手指点了点膝盖上的电脑,“但是师兄,你得理解一份冷冰冰的文件在没有爱人的陪伴下是多么的使人困倦。”




“好吧,这是我的错。”骆闻舟撇撇嘴,毫无诚意的道了个歉,手上不由分说的端走了那杯被嫌弃的咖啡,“但是这个要没收,你的身体此刻并不需要这么多的兴奋因子。”




费渡的手无意识在电脑的散热口旁边打了个转——失去了温热咖啡杯的指尖开始泛凉了,他稍有不满的对骆闻舟说:“你真应该尝一尝的,比起市局的速溶咖啡粉,我想它会很对你的胃口。”




哦,好吧,想起办公室里那几包香油味的粉末,骆闻舟还真不舍得倒掉杯子里的‘赃物’。




于是他就在费渡赤裸裸的注视下仰头把咖啡全部灌进了自己的肚子里,末了还煞有介事的补充到:“虽然你更对我的胃口,但是——你说的对,这咖啡棒极了。”




费渡:“......”真不要脸。




他翻了个白眼,将视线再一次定格在屏幕里密密麻麻的文字上,那字里行间里可是藏着几百万的钞票呢。








今天的阳光可能是格外明媚一些,阳台外对面的楼房被光线与阴影区分的十分清楚,交汇在一起的夹角就好像笛卡尔的完美函数一样。




瞧瞧,这多让人愉悦,光影的误会总是那么有趣。




费渡的手停顿了一下,他看见一缕光悄悄爬上了他的键盘,然后在窗帘的飘动遮挡下逐渐拉长,黏黏糊糊的粘在骆闻舟身上。




他看见骆闻舟小麦色的皮肤被光染的斑驳陆离,边缘的线条是柔和而深情的。而且让他不得不承认的是,那张看了描摹了不下一百次的脸,在看第一百零一次的时候还是会心动。




像是香草和柠檬。费渡想起了对今天早晨的评价。




“亲爱的警察先生,”费渡愉快的喊到,“既然逮捕了我的咖啡小姐,那您是不是应该代替她来负起让我打起精神的责任?”




骆闻舟好笑的看着他:“我敢打赌你一定会后悔的。”




来吧,现在让我们来做一道选择题,一份几百万的合同,和爱人的一个吻......也许这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费渡关上手提电脑,跨坐在骆闻舟的腰上,倾身咬住了他的唇。




是咖啡味的。而且这效果很棒,不是吗?




费渡已经可以设想到董事会对于这几百万的损失是多么的痛彻心扉,他事后也许会感到抱歉和遗憾,但是现在——让他们都见鬼去吧。






*我真的太喜欢秋天的早晨了。

评论(1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