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舟渡】嘟嘟生贺!!

嘟嘟生日快乐!!!!
对不起是阿妈来晚了...
以下正文——



*1、

爱是充盈的生命

仿佛美酒漫溢的酒杯。

2、

四月正是洋槐花盛开的季节,那一点飘飘渺渺的幽香混着满屏翠绿中的星白,钻进脑子里竟让人有些微醺。

费渡的公司旁边恰巧就有一株上了年纪的槐树,每到花期经过那处时,总能勾起他一点喝酒的欲望——虽然每次都被人民的好队长骆闻舟以身体健康为由反驳回去。但是他还是喜欢有意无意的路过那棵树下,等着偶尔不用值班的骆闻舟来接他回家。

有些时候费渡会趁着应酬的时候给自己偷偷的多尝几口红酒,然后在等骆闻舟的时间里摘下一小朵白白的槐花,吹掉上面细细的尘放进嘴里,品尝那一星半点的花蜜。等骆闻舟脸色不太好的叫他上车时,他再悄悄凑过去在车里交换一个槐花蜜味的吻。

活像一只偷了腥的猫。

3、

“喝酒了就说喝了,还破坏花草树木掩饰什么呢?”骆闻舟往费总金贵的脑袋上糊了一巴掌,“说的好像我尝不出来一样。”

费渡手搭在副驾驶的车门上,似笑非笑的接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因为我爱你啊。”

一点淡淡的花香随着他的话语飘出,好像可以铺满只有两个人的车内。

4、

为你准备的胸膛不深

所以里面为数不多的东西只想全部塞给你。

5、

下午的阳光依旧很不柔和,槐树下的人不多,和对面热热闹闹的商业街比起来几乎有些冷清。

“大热天的穿这一身不难受啊?”

费渡回头,看见骆闻舟举着一把小小的遮阳伞站在身后。

他打量一下骆警官随意运动衬衫,宽松的领口连锁骨都遮不严实。深色的大裤衩下面蹬着一双便宜运动鞋看起来分外悠然,一点儿没有警察的严肃感。费渡又看看自己长袖长裤格外整齐的一套西装皮鞋,终于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气温的残酷。

“嗯…是有点。”费渡说着扯下领带,脱下西装外套顺手搭在骆闻舟肩上,又解开领口几颗扣子,把袖口挽到手肘,随意的捋了一把微长的头发,嘴角一挑像是又变回了以前那个纸醉金迷的纨绔公子,大白天的也给人一种酒池肉林的感觉。

“怎么样?”费渡冲他一笑。

观赏完这一系列变装,骆闻舟对上他弯弯的桃花眼只觉得口干舌燥,却还是故作正经的拢好费渡的领口,训了一句“不像话”,别别扭扭的把他拉到伞下走向对面的商业街。

“去哪儿?”费渡跟着他往车子的反方向走,随口问了一句。

“看不出来?准备把你拐跑买了。”

费渡一愣,硬是觉得这话有些耳熟,没能接上话。

“今天你生日没忘吧?”还没等费渡再说些什么,骆闻舟已经带着他来到了一家较为出名的糕点铺,“他们家的蛋糕不会非常甜,奶油啊水果什么的也很新鲜,你会喜欢的。”

蛋糕是他今早预定的,还特别嘱咐了要在费渡下班前现做,不然又怕这祖宗挑刺儿嫌这嫌那。

骆闻舟一手提着蛋糕,一手撑着遮阳伞,还老往费渡那边斜,生怕这身娇肉贵的总裁晒着。两个大男人在伞下那一片小小的阴影里倒也没什么不和谐,反而还挺登对。他们慢慢悠悠的晃到了停在费渡公司附近的车前,本打算主动当司机的费渡被骆闻舟毫不客气的赶去了副驾驶,打开车门他又是一愣。

车座上躺着一束鲜花。

“怎么,费总这就被感动到了?”看见费渡突然停住的动作,骆闻舟早有预料的笑了笑。

费渡抱起鲜花坐进车里,将花和蛋糕一起放在腿上:“是啊,我都感动的想要以身相许了。”

像这样的情话在费渡这从来都是论斤卖的,而骆闻舟也早就练就了一身波澜不惊的功夫,只是静静地看着他那满嘴跑火车的唇还能扯出些什么。

刚做好的蛋糕香气尤其浓郁,甜丝丝的和花香缠在一起,不一会儿就填满了汽车里不小的空间,甚至给人一种随时会溢出来的感觉。

费渡无端端的想起了一阵槐花香。

“哎,费事儿。”骆闻舟突然喊了他一声。

“...怎么了?”

骆闻舟在一个红灯前停下,转头凝视着费渡的眼睛:“今天是你的生日。”

费渡莫名其妙:“嗯?我知道。”

“也是我们认识了十年的日子。”

6、

沉默是空的,充满呼吸

在我和你遇见前,我是一个孩子。

7、

费渡从以前开始就对槐花有着莫名的好感。每次闻到那一阵细微的香气他总是会忍不住深呼吸几次,好像能把这一阵味道装进什么都没有的胸膛里一样。

但是他很少把这种情绪表露出来,那位父亲从来不会允许他有那些没用的小孩子的习性,久而久之,他便把这残余的唯一一点色彩埋到了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

直到后来一切都尘埃落定,他才再一次喜欢上槐花的味道,还有那个槐花味的亲吻。

很多时候费渡像一个空空如也的机器人,被粗暴的拆下许多零件,又强制性刷新了内置系统,变成一个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的破铜烂铁,就连普普通通的过生日也是因为骆闻舟的存在,才让他有了一些念想。

费渡像个小孩子一样学着骆闻舟的一举一动,学着怎么笑,学着怎么哭,学着怎么痛苦,学着怎么去爱,一切都在从头开始。

像是枯木逢春,费渡心里那减灭以旧的死灰竟能再次复燃,且滚烫的灼人,溢满胸腔,控制不住的奔涌而来。

8、

“你把花插花瓶里,蛋糕先放那儿吧,我去做饭。”

骆闻舟刚进家门就有条不紊的指挥着,末了还补了一句:“记得看着骆一锅,别让这小混蛋又捣乱。”

骆一锅大爷听着自己又被点名,气呼呼的往骆闻舟的裤脚上挠了一爪子,带着一身肥膘灵活的钻进沙发底下不肯出来了。

“嘶...这兔崽子!天天往沙发下面钻,这么胖到时候卡住出不来了才没人管你!”骆闻舟骂骂咧咧的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就响起了熟练的切菜声。

费渡忍俊不禁的看了会戏,把香气浓郁的鲜花放进花瓶,还随手摆了个造型。洗手的时候抬头瞄了一眼镜子,发现自己的勾起来的笑容里,竟有着以前从未学会的明朗。

那也是骆闻舟教给他的千万件事中的其中一件。

墙壁上的挂钟滴答滴答的响着,听起来却格外的宁静。费渡打开桌子上的蛋糕盒,甜腻的香气在涌进鼻腔的瞬间就依旧卷席了整个客厅,他用赠送的叉子在蛋糕一个不显眼的角落挖了一小块送进嘴里,没想到闻起来格外浓郁的糕点入口却非常丝滑,没有想象中那么腻人,而奶油也如骆闻舟所说很新鲜,带着与众不同的奶香和清甜。

饶是吃过众多蛋糕的费总也对这一款装饰朴素的生日蛋糕起了极大的兴趣。当他正准备再挖一叉子的时候,骆闻舟却端着菜走了出来:“还吃,看把你馋的,一会还吃不吃饭了?”

费渡一看偷吃被抓包,立刻把手上准备放进嘴里的蛋糕转了个方向塞进骆闻舟嘴里。

“唔...!费渡你干嘛?!”从未给人喂过食的费渡大概是没掌握好方向,蛋糕塞进去的同时还糊了骆闻舟一嘴的奶油。

费渡眨眨眼:“好东西要一起分享嘛。”

骆闻舟把菜放下,瞪了费渡一眼,嚼着嘴里的蛋糕去找纸巾,不料被费渡一把抓住。他转头看见费渡笑的开怀,却总觉得不对劲:“怎么了…??”

费渡抓着骆闻舟的手,凑近了用舌尖一点点舔掉爱人唇边的奶油,完事儿了还抿抿嘴不着痕迹的在他嘴角吻了一下,一副吃饱喝足的样子。

“小兔崽子,就会消遣你师兄,吃完饭再收拾你!”

就算是自认完全摸清了费渡套路的骆闻舟也经不起这样的拨撩,但却无法奈他何,只能认了命拖着这个事儿精去吃饭,还顺便给了刚钻出来的骆一锅一个爆栗。

9、

这样就好

一切安好。

10、

费渡对于生日其实并没有什么感觉,要是换了以前他也就吃个饭,去给母亲扫扫墓,回家看书然后睡觉,这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

但是骆闻舟可不乐意,说什么做人要学会善待自己,总喜欢认认真真的做一桌子菜,精心准备一个蛋糕,还要煞有介事的插上蜡烛才算满意。

“我觉得我开始喜欢上吃蛋糕了。”费渡含着筷子突然冒出来一句。

骆闻舟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那一双上挑的眸子真的是看的他心尖儿发颤:“嗯?为什么?”

饭菜的味道渐渐和蛋糕味还有花香融合,形成一股无法描述的滚烫的香味,一点一点的蔓延开来,直至铺满整个房间,甚至混合着满满的爱意要从心口里溢出来,灼人的很。

费渡看着他,眼睛笑的弯弯的,里面闪着光:“因为我爱你啊。”

11、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是就是能让两个命中注定的人,爱的发狂。

———————————————————
希望看得愉快❤️

评论(6)

热度(150)